国内旅游

用现代考古学数据揭示古代学者学术造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用现代考古学数据揭示古代学者学术造假
0

用现代考古学数据揭示古代学者学术造假

作者:红小兵 羿 谷

考古学走进中国已有百年时光,由古玉类考古学材料结构而成的上古历史发展链条是真实存在的历史发展规律,是有目共睹的、是不遮掩不夸张的现实学术问题:红山文化玉器、凌家滩文化玉器、良渚文化玉器、石家河文化玉器、三星堆与殷商文化玉器、周朝时期玉器、春秋战汉时期玉器……。

司马迁举五帝弃三皇终使《史记》成为五帝三皇的祖先排列形式①,孔子举尧舜弃伏羲太昊删《书》去史换祖先,孔子和司马迁两人两次换上来两个不同祖先,是对伏羲太昊设置红山文化图腾制度的公有制文化与公有制文明进行了抑制与排斥,俩人合作导演了一场五帝三皇学术方向的错上有错、错中又错、错下再错的连场学术舞台戏。在这两千多年的五帝三皇学术发展方向里,存在错误的学术观点枝杈横生、盘根错节,一笔又一笔糊涂账埋伏其中,恰遇考古学走进中国百年,也算是学术作假遭遇黄粱梦醒之时。

有古代学者说黄帝铸造了青铜鼎、说黄帝驾乘马车封禅泰山、说黄帝得蚩尤而天下治、说黄帝110岁死而升天,而在考古学材料证据链条里却不是这个样子。考古找到的中国最早马车不再黄帝时期的历史阶段里,考古找到的中国最早青铜鼎也不在黄帝时期的历史阶段里,虽然有些数据不可查,但有些数据却是有据可查的,还是可以进行学术自证的。学术自查与学术自证是考古研究的一项基本工作,考古学要在这绵长的五帝三皇学术方向里拣选出学术谎言以澄清历史,要指出学术谎言以净化文化根源、要剔除学术骗局以纯净国民思想。古代学者学术作假虽是拿不出手也不值一提,但当下社会发展需要以史为鉴,人类社会未来发展也离不开以史为鉴,下面我搜集几例古代学者的学术观点逐条进行学术自证,学术界的妖魔鬼怪就会原形立现。

将考古出土青铜鼎与黄帝铸鼎进行学术自证  《史记·封禅书》载:黄帝采首山铜,铸鼎於荆山下。鼎既成,有龙垂胡髯下迎黄帝,黄帝上骑龙,群臣后宫从上者七十馀人,馀小臣不得上,乃悉持龙髯,龙髯拔堕,堕帝之弓,百姓仰望。帝既上,乃抱其弓与龙髯而号。故后世名其处曰鼎湖,其弓曰乌号。……闻昔泰帝兴神鼎一,一者壹统,天地万物所系终也。黄帝作宝鼎三,象天地人。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路史·疏仡纪》载:黄帝采首山之铜,铸三鼎于荆山之阳。古代学者说黄帝时期铸造了青铜鼎,又有泰帝一鼎、黄帝三鼎、禹帝九鼎的一三九铸鼎发展史为证。

据考古材料数据进行梳理,二里头文化(3800年前——3500年前)遗址出土了我国最早的青铜器具。插图1系二里头青铜爵,高26.5、总长31.5厘米,束腰平底,三锥足细长,槽状长流,流折处有柱状钉,腹部凸线有乳钉纹,目前为止仍是我国时代最早的青铜爵,被学界誉为“华夏第一爵”;插图2系二里头青铜斝,高30.5厘米,口径17.5厘米,撇口、束腰、平底,双柱三棱,弧形鋬。插图3系二里头青铜鼎,高20厘米,口径15.3厘米,底径10厘米,青铜鼎有锥状三足,提梁双耳,收口、圆腹、平底,腹身装饰网格纹,到目前为止该青铜鼎仍是我国最早的青铜鼎;插图4轩辕黄帝铸鼎碑拓,唐朝贞元十一年(距今1227年前)刻碑,唐代虢州刺史王颜撰文,华州刺史兼御书史中丞袁滋籀文,该碑现存于河南省灵宝县黄帝铸鼎塬景区内。

1234

司马迁没学习过考古学理论,王颜和袁滋也不懂考古学材料,这三位古代学者提出并支持“黄帝首山采铜荆山铸鼎和泰帝一鼎、黄帝三鼎、禹帝九鼎的一三九铸鼎发展史”这两个学术观点,但黄帝铸青铜鼎这个学术观点并不符合现代考古学数据,禹铸九鼎这个观点也属虚妄之谈,夏禹时期的一三九铸鼎发展史也是不靠谱的学术观点。考古学走进中国已经百年,考古出土的青铜鼎属3800年前的二里头青铜鼎,虽为最早但并非九鼎,殷周时期青铜鼎数量虽多但年份多在3600年以内也未达到5000年前黄帝时期的年代界限,这说明司马迁、袁滋、王颜所论黄帝铸鼎一事和夏禹时期一三九铸鼎发展史一事,是非常离谱的学术观点。

第二节   将考古出土马车与黄帝驾乘马车进行学术指证

《庄子·徐无鬼》载:黄帝将见大隗于具茨之山,方明为御,昌寓骖乘,张若、隰朋前马,昆阍、滑稽后车。至於襄城之野,七圣皆迷,无所问涂。适遇牧马童子,问涂焉曰:“若知具茨之山乎?”《韩非子·十过》载:“黄帝合鬼神於西太山之上,驾象车而六蛟龙,毕方并辖,蚩尤居前,风伯进扫,雨师洒道,乃作为清角之乐。”庄子和韩非子认为黄帝时期已驾乘马车外出活动,有字为证。

插图5系安阳市安钢第二炼钢厂考古出土车马随葬坑遗址形态,说明殷商时期已有马车殉葬。殷墟遗址已经出土马车上百辆,这说明殷商时期有马车存在是没问题的。插图6系二里头遗址的道路规划形态,残存有一段马车轨道痕迹,宽1米,长5米,是中国已知最早的马车证据。二里头古城遗址还伴有住宅、手工艺作坊、陶窑、墓葬、青铜铸造厂、绿松石作坊等遗迹。

学界已定义殷商时期马车是 “我国最早的马车”,二里头遗址车辙痕迹是我国最早使用马车的证据。而庄子(前369年—前286年)和韩非子(前280年—前233年)两人,既没学习过考古学理论,也不知道我国古代在3900年前二里头时期才有马车,五千年前并没有使用马车的证据,两位古代学者所讲黄帝驾乘马车一事,纯属虚夸之谈,并不符合考古学实际情况。

56

第三节  将考古墓葬骨龄数据与110岁黄帝进行学术质证  《帝王世纪》载:黄帝,有熊氏少典之子,姬姓也。……黄帝一号帝鸿氏,或曰归藏氏,或曰帝轩。吹律定姓,有四妃,生二十五子,在位百年而崩,年百一十岁。《庄子·在宥》载:黄帝闻广成子在於崆峒之上,故往见之……广成子南首而卧,黄帝从下风膝行而进,再拜稽首而问曰:“闻吾子达於至道,敢问治身奈何而可以长久?”广成子蹶然而起,曰:“善哉问乎!来,吾语汝,至道之精,窈冥冥;至道之极,昏默默。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我修身千二百岁矣,吾形未尝衰。”黄帝再拜稽首曰:“广成子之谓天矣!”《黄帝内经·素问》载:黄帝乃问于天师曰:余闻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岐伯对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劳作,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今本竹书纪年》载:黄帝轩辕氏……五十九年贯胸氏来宾,长股氏来宾。七十七年昌意降若居水,产帝乾荒。一百年地裂,帝陟。……帝颛顼,三十年帝产伯鲧,居天穆之阳。七十八年,帝陟。有古代学者说黄帝活到110岁、颛顼活到80岁以上,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有字为证。

据庙底沟文化杨官寨遗址(6000年前——5000年前)考古领队杨利平讲述,杨官寨墓葬分布得极为密集,初步预测总数约在2000座以上,参照太阳射线角度进行布局,规模空前。墓地人群死亡年龄集中在中年、壮年期,兼有少量婴幼儿个体和个别老年期个体。男女性别比率大致在0.7︰1,女性略多于男性。

据《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发掘报告1983——2003年度》说,在牛河梁遗址(5500年前——5000年前)第二、三、五、十六地点的56座墓葬中,出土63例个体,识别出男性个体31例,识别出女性个体27例,男女比例1.15:1。男性平均死亡年龄约为39.8岁,女性平均死亡年龄约为35.2岁。牛河梁遗址墓主人骨龄数据是明确的,50岁骨龄已是老年人,尚未发现60岁骨龄的老者。插图7系牛河梁遗址N2Z1M9墓葬全景图,1984年11月3日由牛河梁工作站发掘者张星德拍摄,墓主人骨龄约50岁,仰身直肢葬,两件红山文化玉器为随葬品。

根据《大甸子——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与墓地发掘报告》说:大甸子遗址是夏家店下层文化(3700年前——3400年前)属于殷商时期遗迹,在804座墓中有700多座尚存人体骨骼,普遍施行单人葬,有14座墓非单人葬;20岁至45岁为成年人骨龄有600多座,是大多数、占主体;13岁以下为儿童墓有127座;该时期儿童死亡率较高,50岁骨龄以上高龄老人鲜见。

从3500年前的夏家店时期大甸子遗址,至5500年前的红山文化时期牛河梁遗址,到6000年前庙底沟文化杨官寨遗址,在这段跨度长达2000年漫长时空阶段里,50岁骨龄老者已是高龄,也未见60岁老年骨龄,根本就没有70岁老年骨龄,更没有百岁骨龄的老年人。从庙底沟文化杨官寨遗址时期到夏家店文化大甸子遗址时期,其中涵盖着黄帝部落时期,这一点是无需怀疑的。而《帝王世纪》说黄帝活到110岁而死,《今本竹书纪年》说黄帝在位100年而死、还说帝颛顼在位78年而死,《黄帝内经》说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庄子》说广成子活到1200岁,像这种一眼假的学术观点古代学者故意捏造出来是为了欺骗谁呢?

7

《史记·夏本纪》载:夏禹,名曰文命。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帝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也。像这样父一代子一代的传辈与记录,像这种父一辈子一辈的传承与记载,令后世读书人感觉到夏禹和黄帝的血亲关系是直系的、是无间的、是亲密的。

司马迁说“夏禹是黄帝玄孙是颛顼之孙”若按照考古学遗址墓葬出土的50岁老年骨龄进行计算,从夏禹时期到黄帝时期还不到200年的时空距离。可是二里头时期距离庙底沟时期相差1300多年的时空距离,该如何用黄帝与夏禹的信史进行填充呢?再以此反推,司马迁说“夏禹是黄帝玄孙是颛顼之孙”既无法填充又无法满足这一千三百多年的考古学时空跨度,现代考古学家又凭什么咬牙坚持认为司马迁说的对呢?是古代学者学术作假给现代考古学材料研究带来了伤害,我们须要堤防。现代学者学术作假不是人类文明的朋友,古代学者学术作假也不是人类文明的朋友,学术作假和公开说谎都算是人类文明的敌人,也是人类社会走向文明、走进文明的共同敌人。

第四节  黄帝4妃生25子的完美计划

《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轩辕。……有土德之瑞,故号曰黄帝。有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於西陵氏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帝王世纪》载:黄帝四妃,生二十五子。元妃西陵氏女,曰嫘祖,生昌意;次妃方雷氏,曰女节,生青阳;次曰彤鱼氏,生夷鼓,一名苍林;次曰嫫母,班在三人之下。《汉书· 古今人表》载:黄帝妃方雷氏,生玄嚣,为青阳。妃累祖,生昌意。妃彤鱼氏,生夷鼓。妃嫫母,生苍林。古代学者认为黄帝有4妃,生25子,有字为证。

黄帝四妃分别是嫘祖(西陵氏女)、女节(方雷氏女)、彤鱼氏、嫫母。若按平均计算,黄帝4妃每人须生6子,才能生出24子。

其中正妃是嫘祖,仅生昌意、玄嚣2子,其余三妃需要生23个男孩,平均每人须生七到八个男孩,生女孩还不能作数。因为男孩总数是25个,嫘祖只生2个,所以其余23个男孩要由其余3个妃子生出来。黄帝时期女性45岁骨龄算是老年人,怀孕后每娃怀胎九月,为了满足古代学者的虚妄之言,就要强迫每个女性生8个男孩,生女孩还不能算数!这是什么节奏?这是什么魔咒?原谅我不忍心下笔进行计算,因为我知道言荒为谎,谎说多了即为言荒。

第五节   黄帝天感而生与旁人的卵生、蛋生进行学术自证    《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黄帝内经·素问》载:昔在黄帝,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循齐,长而敦敏,成而登天。《孝经钩命诀》载:附宝出,降大灵,生帝轩。《诗纬含神雾》载:大电绕北斗枢,照郊野,感附宝而生黄帝。《河图握枢》载:黄帝名轩,北斗黄帝之精。母地祗之女附宝,之郊野,大电绕斗枢星耀,感附宝,生轩,胸文曰:“黄帝子”。古代学者说黄帝出生有天人感应,有字为证。

《史记·殷本纪》载: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史记·秦本纪》载: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修。女修织,玄鸟陨卵,女修吞之,生子大业。大业取少典之子,曰女华。女华生大费,与禹平水土。已成,帝锡玄圭。古代学者还说殷先祖和秦先祖吞鸟卵而生,有字为证。

汉先祖黄帝出生于天人感应,而秦先祖和殷先祖出生于吞鸟卵,古人以字为证。这不难理解,五帝三皇的《史记》是汉朝学者写的,而不是秦朝学者写的。汉朝学者认为,除了汉先祖黄帝英明其它先祖都是吃蛋的、煮卵的、扯蛋的,这样就容易理解了。像我半生做学问,吃鸡卵无数,却没能生出一个孩子来,是我愧对先祖与鸡卵?西方科学证明吃鸟卵怀孕生娃的几率为零,因为人与鸟属于跨界繁殖,鸟与人的物种之间生殖隔离是一种天然的保护屏障。而古人说商秦先祖吃鸟卵生孩子本身就属学术欺诈或学术欺骗,是对读书人智商的不尊敬。

在古代,著书者,使手段,欺诈旁人不外乎有两法,既贬低这一边又抬高那一边,一边用天人感应的措辞来抬高汉先祖黄帝身份的神秘感,一边用吃鸟卵怀孕扯蛋模式的措辞来贬低殷商先祖和赢秦先祖的身份,以增加汉朝学者写的五帝三皇《史记》学术系统的稳定性。汉朝学者认为五帝三皇学术思想若能稳定发展,三皇五帝学术思想就无法翻身,连一毛钱的科研经费都得不到,而用五帝三皇进行学术扯蛋者却有花不完的科研经费进行挥霍。吃鸟卵导致怀孕生娃,这是多么低级的、低端的学术欺诈手段啊?这种低级学术欺诈手段却能成功运行两千年!

第六节   黄帝与蚩尤两头堵的小把戏

《管子》载:黄帝得蚩尤而明乎天道;得太常而察乎地利;得苍龙而辨乎东方;得祝融而辨乎南方;得大封而辨乎西方;得后土而辨乎北方;黄帝得六相而天下治。《韩非子·十过》载:黄帝合鬼神於西太山之上,驾象车而六蛟龙,毕方并辖,蚩尤居前,风伯进扫,雨师洒道,乃作为清角之乐。《史记·五帝本纪》载: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盐铁论·结合》载:轩辕战涿鹿,杀两昊、蚩尤而为帝。

《管子》和《韩非子》认为蚩尤辅佐黄帝天下得治,而《史记》和《盐铁论》则认为轩辕杀两昊蚩尤而得天下,古人立字为证,这里有一个自相矛盾之处,蚩尤与黄帝是敌是友分不清楚,此处历史文献已经发生争执,且无法进行定论。

《史记》和《盐铁论》认为轩辕称黄帝前蚩尤已死,而《管子》和《韩非子》则认为轩辕称黄帝后蚩尤没死,古人立字为证,这里也有一个自相矛盾之处,黄帝登基蚩尤死或没死已经无法定论,因为历史文献有两股势力自身存在争议。

将这两处自相矛盾集合在一起,不言而喻,其中必有一股古代学者进行了学术造假。在汉朝之时,黄帝与蚩尤的关系就已经形成两头堵的学术游戏,你若引用了韩非子或管子这一头观点,他若引用了《史记》或《盐铁论》那一头观点,你俩这辈子也就纠缠不清了、经常利用学术进行指责、互相伤害,因为他和你一样的倔犟,互相不肯去查看对方引用的学术观点,属于你俩被古人编织的两头堵学术手段戏弄了半辈子。没有高维智慧学术能力的凡俗学者,是无法正常解读上古史的,因为古代学者已经完成了学术两头堵的小把戏,就等着凡俗学者闭着眼睛往坑里掉。

8

插图8系现代学者绘画轩辕黄帝驾乘马车战涿鹿杀蚩尤,前段文字已确认马车在4000年前以里有,在5000年前以外未有,这种绘有黄帝驾乘马车战涿鹿的画面,属于恶搞上古历史、恶意歪曲历史事实。

第七节  《内经》改名与黄帝谈上古之人的两头堵

《黄帝内经·素问·上古天真论》载:昔在黄帝,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循齐,长而敦敏,成而登天。乃问于天师曰:余闻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岐伯对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劳作,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夫上古圣人之教下也,皆谓之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黄帝曰: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也。黄帝谈论上古之人,难道黄帝不是上古之人?摘来《黄帝内经》原文四段,以滋为证。

黄帝问,岐伯答,一问一答,是为对答。在二人对答中,上古之人出现三次,而在第四次中“黄帝曰: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插图9)……”则是在赤裸裸地挑战读书人智力,这本《黄帝内经》为何要说黄帝不是上古之人?公然违背历史基本原则。

9

汉以前称《内经》,汉以后称《黄帝内经》,说明《内经》书名是在汉朝时期添加了“黄帝”两字,所以才改称为《黄帝内经》。显然,已有汉朝学者篡改了《内经》标题。

汉朝学者是如何篡改《内经》内容的呢?《内经》著作于春秋战国时期,著书者以春秋战国时期社会背景为该书背景,而不会以五帝时期为历史背景。汉时篡改者以为,给书名增加“黄帝”两字和给书内容增加“黄帝”两字是一样的手法,于是就留下了这个“篡改痕迹”,违背了上古时期有黄帝人物原形的基本原则,成为学术理论界的笑料。

给《内经》书名增加“黄帝”两字,是给书籍更换了历史背景,原以春秋战国为社会背景将被改成以原始社会的轩辕黄帝时期为社会背景。篡改书名容易篡改内容则是繁杂的系统工程。篡改内容时由于篡改者忽略了自身粗心大意,才形成了“黄帝曰:余闻上古有真人者……”这样的错词与病句出现。是篡改者说黄帝不是上古之人,是篡改者自己没心无脑,使《黄帝内经》自己形成了学术两头堵的状态。

第八节   小  结

《尚书》中有31个上帝而没黄帝②,《史记·五帝本纪》中有23个轩辕黄帝和1个上帝,两本史书的祖先具有不同的学术方向。孔子删《尚书》与司马迁著《史记》,表现出两个不同的学术方向。孔子删《书》是举尧舜代替伏羲太昊,而司马迁写《史记》是举五帝代替三皇为祖先,两人两次换了两个不同的祖先,学术目标虽不一致,但换祖先这个学术手法是相同的。孔子和司马迁的学术手法,虽然得到了儒家学术帮派的响应,但替换祖先这样浩大的学术工程,并非做到滴水不漏,而是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

轮到孔子删《书》去史换祖先时,只留下尧舜,其余史料全部一刀切、是快刀斩乱麻、是一把火烧光竹简以绝后患。轮到司马迁写《史记》换祖先时,又历经了秦始皇焚书坑儒,他已经找不到孔子烧掉的那些文献证据了,所以司马迁笔下的祖先史迹漏洞较多,例如黄帝铸青铜鼎、例如黄帝驾乘马车封禅泰山、例如黄帝与蚩尤的两头堵、例如活到110岁的轩辕黄帝、例如黄帝4妃生25子、例如黄帝受天人感应而旁人祖先都是扯蛋的,如此众多的学术压力由司马迁一人扛着?非也!《史记》这本书并非是由司马迁返还交给汉武帝的,而是外孙杨恽交给汉献帝的,《史记》属于私著之史书,并非公著!孔子删《书》换祖先在先,战汉学者学术作假在后,一先一后,都是在为五帝三皇的学术方向作陪衬,因为司马迁著《史记》并非三皇五帝的祖先排列顺序,而是五帝三皇的祖先排列方式。在这俗世,所有的学术作假和学术作假者都是在为孔子删《书》去史换祖先而添砖加瓦。

本文只引用了古人原文,没引用他人学术观点,意在阐明学术观点的独立性或独立思考学术问题具有的重要性。在《史记·封禅书》、《史记·五帝本纪》、《史记·夏本纪》、《史记·殷本纪》、《史记·秦本纪》、《管子》、《庄子·在宥》、《庄子·徐无鬼》、《韩非子·十过》、《盐铁论·结合》、《黄帝内经·素问·上古天真论》、《汉书·古今人表》、《帝王世纪》、《竹书纪年》、《孝经钩命诀》、《诗纬含神雾》、《河图握枢》等战汉时期的历史文献中,存在着学术造假痕迹,或属黄老学说的历史遗留问题,应予公示、给予警示。学术作假,应予打击。古代学者学术作假也是学术作假,今人学术作假也是学术作假,但凡学术作假都不能获得包庇。鼓励学术作假或变相支持学术造假,是人类社会走进文明的公敌。

备注:

红小兵、羿谷:《五帝三皇与三皇五帝之间差异对比》,腾讯网,2021年1月11日;

红小兵:《黄帝与上帝的祖先之证》,中国39健康资讯网,2022年9月26日。

展开阅读全文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国帅·龟仙洞2022重阳下沙大典启动,加速向百亿俱乐部冲刺

上一篇

七匹狼.网址 互联网资源出售中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插入图片
用现代考古学数据揭示古代学者学术造假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